A-A+

鬼性(1)

我家是在一座荒无人烟的大山上的一间小木屋,至于为什么要住在那,因为我太姥姥的母亲的母亲一直住在这里,现在留给我跟姥姥住了,在我很小还不太有清晰记忆的时候父亲就因为到木屋后面的小山岭去砍柴,于是早出晚不归,姥姥跟母亲着急的很,于是公公也就上山找父亲去了,听姥姥说,公公是晚上八点上山的,但是到了十点还没见人回来,姥姥对着黑乎乎的大山大叫公公的名字,可是并没有人回应,于是公公和父亲就这样人间蒸发了,其实第二天早上,母亲说在小木屋后面晾衣服时看到父亲突然经过,但是一眨眼就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姥姥也说在做饭的时候看见公公从窗口经过,一下子就不见了,说实话,我觉得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现在我长大了,想要弄清楚公公跟父亲失踪的原因,他们就算死了我也要找到他们的尸体,但是他们是被山上的怪物吃了呢,还是迷路出不来了呢,我也不清楚。

一天晚上,我鼓起勇气,趁姥姥跟母亲睡下之后,偷偷溜到屋子外面,外面好冷好冷,一阵阵阴风吹着地上的落叶,发出沙沙声,漆黑的夜晚,恐怖阴森,风阴冷地嚎叫着,仿佛黑暗要吞噬一切,我装着不害怕,慢慢靠近那座神秘的山岭,冷落的小径一直通向山岭深处,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独自走在如此阴森的小径上,是多么的可怕,但是心中想着找到公公和父亲,也要克服,我慢慢把脚踩在小径上,一步步地小心地向前走,我不知道前面还有多远,也不知道前面会突然出现什么,也不知道前面会不会突然是个无底洞,但是我一直安慰自己,走了一两分钟,还是没到尽头,反而越走越黑了,抬头,已经看不到被寒气隔着的月亮,只有密密麻麻的树遮挡着天空,往回看,尽头还有一点光,那是我刚进来的地方。

我不敢想太多,只好握紧拳头继续向前走,突然不知什么“哇!”地叫了一声,一只不知名的生物朝我这边飞了过来,扑到我脸上,一下子就飞走了,消失在黑暗中,我脸被那只东西狠狠地抓了一下,感觉有点剧痛,便伸手摸了摸,竟然摸到湿湿的,我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一吸,头就猛地痛起来,翻天覆地的痛,我双手抱着头,奋不顾身地往回跑,像傻子一样狂奔,我一直跑头一直痛,我发狂似的痛的啊啊大叫,但是不管我怎么跑,向着光点跑,还是没到,因为我记得没有这么远,不可能这么久还没到尽头,但是头却越来越痛了,简直就是要爆炸了,于是我晕倒在树底。。。。

“你终于起来了。”睁开眼,我躺在屋子的床上,母亲坐在床头,静静看着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莫名奇妙,“什么会在这里啊?你发烧了吧?”母亲先是大吃一惊,再是笑着说,难道我昨晚做的是梦?“我昨天晚上一直睡在这里吗?”我有点疑惑,想确认一下,“不然在哪睡?”母亲奇奇怪怪地望着我。“哦。”我有点怀疑自己做的是梦了,但是,这场梦为什么感觉如此真实呢?就好像刚刚发生的,还有,我的头还有一点点余痛,这应该可以说明我做的不是梦了吧?

起床后,我给自己冲了杯姜茶,醒醒神,其实昨天晚上我还隐隐约约看到了一样东西,当时没在意,因为也不是什么,我以为是垃圾,但是现在想起了,还真要给读者说说,因为这么多年的山一直没有人上去,也很少听说这座山,但是昨天晚上我在进山时,地面上有一个小女孩玩的那些过家家的碗还有杯子以及一些筷子,一直往里面走,就发现踩到或者踢到好几个,刚开始我以为之前住在山上的人倒下来的垃圾,但是我又再一次否认了这个原因,因为那些用具上没有半点灰尘或者是刮痕,而是很干净地放在那里,其中有好几个碗被整整齐齐地叠在那里,很明显有人故意摆设过,或者有人每天去清洗过,但是山上没有人,这是个重点。

于是,等到今晚,我又想去探个究竟,因为有前者的教训,我故意带上了煤油灯照亮,因为实在太黑。还是一样的阴森寂静夜晚,还是那座诡异神秘的山,还是让人瑟瑟发抖的阴风,我又来到小径上,这次我走得比较慢,想要看看周围的环境,我一边四周环顾一边向前走,“砰。。当当当”我好像踢到什么,于是往下看,是昨晚看到那些过家家的迷你杯子,我不小心把它们踢到一边去,但这也没什么,然后便继续上路,这次我会更加注意脚下,“你。。。”一股奇怪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声音好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迷迷糊糊好像听出是个女是声音,难道树林里还有其他人?“谁?你是谁?”我朝着天大喊,希望那个人可以回应一下,“呵呵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她回应了,声音冷的惊人,就像隔空传来的,但始终不知道她处于哪个方向。“你在哪?你为什么要进来这里”我又问,“为什么?我本来就在这里啊。。。。哈哈哈”这次她的声音放大了些许,但是笑声还是让人听起来不舒服,甚至可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山上有人住,那她是谁?“你是谁啊?叫什么名字?”我大声地问,怕她听不见,“哈哈哈,你想知道吗?要不你留在这里陪我玩,我就告诉你。。。”突然身后有人扯了我衣服,吓得我差不多跳了起来,我机械似的回头看,吓得急忙站不稳退后几步,站在我身后的是个扎着两条辫子的脸色苍白的小女孩,见我这样的反应,她竟然笑了,“你。。。你想干嘛?你是谁?”“我就是我啊,怎么样?大哥哥,就留下来陪我玩呗,我好无聊啊。”小女孩慢慢走向我,一个念头从我脑海产生:她不是人!因为在月光的照射下,地面上没有她的影子,我脸色突然也变的苍白,我被女鬼盯上了。。。我知道,如果我不顺她意,很可能被她不知道怎样处死,所以还是乖乖的答应她:“好,,,,好的,我留下来陪。。陪你玩。”尽管在装作镇定,但是心里还是吓个半死,说话也支支吾吾的。“太好了!小女孩跳起来,“又有一个人来陪我了!”“你。。。你们家到底有几个人。。。人啊?”不会吧,还有鬼?“不是我们家的,是我的朋友。”小女指着右边的树林,“我家就在那里,我有两个朋友,加上你,也就3个了。”顺着右边的树林看,的确黑黑的看不出什么,“男的还是女的?”我好奇的问,“男的,比你大多了。但是你可以当我哥哥。”谁要当你的哥哥啊。“你跟我走吧,我们回家去。”小女孩邀请道,“哦。。哦”我小心翼翼地站起来,跟着小女孩走进树林,穿过密密麻麻的树林,来到一块空地上,我猛地下了一跳,快要晕过去,空地中间摆着一张生满蛀虫的木做的桌子,两旁摆着两张椅子,两个看不见清晰脸孔的血肉模糊下身已经被虫子吃剩骨头的男性身体,但是我一脸就认出来那是我的父亲和公公,我奔过去,想要把父亲与公公的尸体带回去,但是小女孩一把拉住我,还狠狠地盯着我“想带走我的朋友还要溜走?呵呵。。。。、”小女孩如变脸一样,变的像一只怪物般可怕,张牙舞爪地向我扑来,我被按倒在地,她一边大吼一边朝我脖子咬,两只大门牙一下子咬住我的脖子,并且撕咬,我死死地拉住她并叫她住手,但是她还是如发狂的怪物一般咬住我不放,我一下子用腿一踢,把她踢开了,于是趁机会往树林里逃,我一边拼了命的跑,一边往回看,好像看见她还在跟着我,就一直跑,一直跑。。。。。不知跑了多久,我便没了力气,一下子整个人摔倒在原地。

醒来,我又在自己的床上,我走到镜子面前,看到自己脖子上的牙痕,深深的,并小心地摸了一下,好痛。那个女孩到底是谁?为什么父亲与公公都被她抓去了?我一直没有忘记当时的情景,父亲与公公已经失踪了七年多,竟然被那个小女孩当玩具玩,我问姥姥,之前是不是山子里住着一个小女孩,姥姥先是问我为什么知道,后来说“是的,以前你姥姥我小的时候,亲眼看见那时一对夫妇把自己的孩子扔到了后山上,据说是那个女人跟那个男的是不正当的夫妻,怕被家里人知道有了孩子,又不肯堕胎,于是就生出来,找个地方扔了,那时候每天晚上姥姥我一家人都能听到晚上那个孩子在哭,哭的可凄惨了,本来太姥姥还打算把她捡回来养,但是太公说她多管闲事,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听不见孩子的哭声了,我们还以为她被蛇给吃掉了呢,可怜的孩子啊。”那么说真有此事,山上的那个女孩也就是我昨晚见到的那个,太吓人了,那天晚上我一直睡不着。说实在的,脖子上的教训已经够深刻了。

那晚,我好像做了个梦,一个女孩趴在窗外看着我睡觉。。。。。。。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misslog.com)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站在天堂看地狱,人生就象情景剧;站在地狱看天堂,为谁辛苦为谁忙!
最新跟贴(有 2,832 人参加, 跟帖 3 条)
  1. 泥壕

    看来你经常搬家啊

  2. 并没有,这是小时候的经历

  3. 2659124356

    呵呵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