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记实2005,撞邪的一年

2005年,我21岁,来到东莞找工作,带的钱用光了还没找到工作,流落在樟木头,谢岗这两个镇,我当时年轻不懂事,不大想工作,就在山间荒屋游走,并不是我喜欢这些地方,东莞巡警很厉害,遇到乱走的盲流不是检查身份证就是盘问;那时父母也不总么管,我人生也没目标,看了《倚天屠龙记》,学着里面的张无忌在山里面走,想想那时胆子真大,半夜从谢岗穿过樟木头林场,因为没钱住宿巡警会在晚上盘査三无人员,只得走两三个钟头山路,方圆二十几里没一个人,都市中的丛林,阴森恐怖;白天游走坟场,东莞的坟墓跟我们这不一样,骨灰用坛子盛,一个墓穴里十几个坛子,我就坐在那墓穴里和坛子一起。或者去那些荒屋游玩,那时不信鬼神,百无禁忌,什么都敢做,什么都不忌讳;后来发生的事让我明白,人还是要有禁忌,否则怎么玩完都不知道。

在那些地方呆久了,很不对劲,就好像有两个灵魂了,比如我想去东,另一个‘我’要我去西,好像精神分裂症一样,比如我刚从谢岗穿过樟木头林场到石新,还是半夜两三点,月光洒下来,黑黑的山脚下,一个我(应该是本我)叫我到石新,另一个‘我’叫我整回山里那个阴森的地方,然后内心挣扎,不知是前进还是后退,在原地徘徊好久好久。

好长一段时间,有四五个月长,我很抑郁,从东莞回父母住的粤北城市,我怕见光不敢出门,看见别人在外面走好羡慕,好像自己不能走一样,很悲观,鬼祟属阴,怕光孤苦;当时我应该被附体了,还是个很厉害的,附了我很长一段时间;从东莞一直附到我老家湖南,在父母那时,我很悲观很抑郁,还无缘无故向母亲扔刀子,做饭切菜时也不怎么洗,切很大一块,莫名绝望;在广东好不了我回了湖南老家,呆了一个多月赶上黑色七月,我们那接祖先,有户人家放电影,我去看帮他家放鞭炮,好好的鞭炮点燃了响了一下又熄灭,响了一下又熄灭;当时有个阴阳眼带个小孩来看电影,看到我放鞭炮,吓得搂着小孩就慌慌张张跑了,他应该看见了什么,可惜当时我对这些一知半解。没敢追问他。

熄了鞭炮,主人表情悻悻的,也不好说什么,当时自己都感觉怪怪的。 整个2005年六七月我在老家山里帮表叔伐树背树 ,很忧伤很忧伤,莫名消极忧伤。 2005年十月前都是很不得力的,用广东话说就是周身不聚财一样,很黑很背,我以为会一直那样下去,两个‘我’,莫名绝望,悲伤;因为鬼祟集孤独、贫寒、困苦、落魄疾病于一身,但后来许是祖宗辟佑,或者自己八字硬,那种两个大脑,(两种主张),悲伤绝望的感觉和体验走了,2005年9、10月后,那种像得病又不是病的东西走了,那以后我再也不去乱七八糟的坟墓,荒宅走了。(绝对亲身体验,文笔不好,多多见谅)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misslog.com)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云雀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是中国灵异网未注册网友投稿文章,注册以后,您的个人简介会在这里显示。
最新跟贴(有 2,582 人参加, 跟帖 13 条)
  1. 稀拉稀尔泥丝猴*瓦拉基里斯维奇粪稀夫

    舅服你了、、、、、楼主~!你胆子也太夸张了~!呵,真不知道,当年的你是怎么想的了?那么年轻,不好好找个工作干,整天在荒郊野岭里乱窜~!?

    还好,当年你年轻,八字超硬。终于“走”出来了,换到别人,可能早“报销”在“野地”里了!

    • 云雀

      那次经历细思极恐,但人总要经历各式各样的事才臻于完美,谁的青春不迷茫?经历过那次事,我对大自然敬畏了很多

  2. 聆听海浪声

    情真意切,符合常理。

    • 云雀

      谢谢评论,因为是亲身经历真实事件,所以写出来一气呵成

  3. 布公仔

    问好楼主,我也是广东的,粤西茂名。十分佩服楼主的经历,要避忌的还是要避忌

    • 云雀

      谢谢提醒,(*^﹏^*)

  4. 小汐

    很棒的文章,根据我的经验,你百分百是附身了,但是你还是强大到能让那个东西离开,可能也是你祖上积德,庇护你,人的磁场很奇怪,人为什么是适应能力最强的生物,就是对环境的改变容易适应,你本来血气方刚的人,在坟场阴气重的地方呆久了,灵体容易和你产生感应,只上了一个算你命大了!我见过一人同时被仨上身的^o^

    • 云雀

      哇,吓到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对2005年记忆深刻,虽然我阳气很重,但那些有煞的地方还是去不得,就像水火不能相容样,碰到一起就会出事。当时的体验直到现在还记得,跟人说话吐字不清,有重声,好像喉头有痰样;明显不是我的声音,然后人特悲伤忧郁,呆峙,喜欢呆在黑暗的地方,做任何事不由自主,老想象些荒唐的事,明显严重纠结,内心挣扎,(大脑内两种主张,各自为政)。严重到什么程度?走在一条路上,迈出一小步都要纠结好久好久,到底是迈出这步还是不迈呢,大脑做挣扎,好像傻子一样,很难做出过结果;甚至当时有个奇怪的念头,也许我做错了这个迈步的决定就会死亡,现在说出来想起来写出来很好笑,别人也会以为我在编故事,但没那种‘变态’体验的人很难理解。纠结就算了,内心是很痛苦很痛苦厌世的感觉,很凄苦,那时候有我的思维,但更多的是附着的‘阿飘’的思维,现在想起来,我能感受到这个‘飘哥’生前的痛苦,或重病,或重伤,生前也许受过很大的折磨,所以它好不容易找到个‘倒霉蛋’后,它生前的痛苦我都深深感受到了,很折磨很虐心,那种特特‘严重的选择纠结症’(T_T 现在我能轻松说出来,当时几乎要了我的小命)跟了我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区别只是从最初很纠结到后来不那么纠结,到完全很自然很随便做每一件事,大家能体会那种感觉吗?做一件很小的事,就说自己坐在凳子上,下一秒伸个手我都要考虑半天,手该伸还是不该伸,是伸出去很多好还是伸出去一点点好,就是为了一点很小很傻b的事纠结半天,生活节奏慢了几百个拍子,哎,现在写出来都感觉怪,我不知道‘降头’是什么样,现在想来感觉跟下了‘降头’样,都不想回忆那段往事了,实在太怪异太荒诞,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哎!叫我自己都会怀疑自己,如果别人跟我讲,我一定认为做梦说胡话,烧坏了脑子

      • 小汐

        谢谢你的分享,这篇文章是我在这里看的最好最真实的,我第一次体会到附身的人真实感受,之前我只知道过程是很累很痛苦的,身体各个部位都被压制,不能自主,就像精神分裂一样,那个东西是个男的,如果是女的,你说话还会变女声,很神奇,之前我一个朋友被三个同时上身,就是这样然后找人驱赶,后来赶走之后那个做法的人没多久就死了,但是我觉得没有驱除干净,还去了精神病院一段时间。所以遇到这种事一定要说出来,找懂行的人

        • 云雀

          呵呵,细思极恐,我就是任性,大人说乱葬岗去不得,我就是要去,还是一个人去。一方面跟自己性格有关;二还是好奇。因为生在农村,对这方面的东西听得太多,耳濡目染,越怕越要去探,好奇害死猫,虽然吃了苦头,不为那种经历后悔。当时感染灵异也没找人看,好久才好,一可能当时年轻,血气方刚,命不该绝;二可能一生善良没做伤天害理的事,老天不收;三当时只时侵入灵异的空间,并无恶意,它狠狠惩罚了我一下还是放过了我;四灵异实在强不过我,想拿我命找替身它没那本事,在附下去它会魂飞魄散,它识趣灰溜溜走了,正所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5. 龙徵子

    典型的精神分裂和抑郁症

    • 云雀

      当然什么事情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中国恐怖片最后往往都是没鬼的,都是人的臆想,张国荣演的《异度空间》我也看过,香港《有线怪谈》我也看过;冠希哥演的《探灵档案》我也看过,前一阵我还看过一电影,国产的一女人有七种人格,电影是精分,灵异来看就是鬼上身,见人见智;没亲眼见到或没亲身体会不代表就没有。毕竟这世上有很多科学未解之迷。

  6. 云雀

    首先说说抑郁症,在我们这种人身上根本不可能发生,农村人,又是留守儿童长大,什么苦都吃过,小时候就像田里杂草一样,任性生长,长大后就像开水壶一样,屁股烧得冒烟了还很欢快的叫。就像刘德华在《盲探》里演的角色,他得知高圆圆嫁了人,很难过但马上就不哭了,还能止住哭泣思考问题。至于精分,我可以很负责任告诉你,不是,我看过一个故事,一当兵的兵哥哥,家庭性格都很坚韧,一天他在荒郊野外站夜哨,突然毫无症兆拔枪自杀,部队把消息告知家里,家里招魂,他一直哭,他爸爸骂他,他说他当时站着岗,突然后背一凉,一只‘手’抓着他手就朝他太阳穴开枪,他根本强不过来。 我当时体验也一样,好端端为什么会精神分裂似的,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什么都用精分解释实在太牵强太苍白,没有一点说服力,你知道吗?我当时都是睡在野外,还打破一神像,什么坟场我午睡都在里面,逗留一两个月,不撞邪那东莞的灵体也太假了。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