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真实经历之29:陈年诡事

今天说的这个事,和以往不同。不同在哪呢?因为这个事件发生在部队的院子里,和我有一丁点的关系,前后跨度达十五年,这事才在表面上有个了结。

事情要从八十年代说起。

当时的我,是小学四年级的的学生,和父母生活在新疆某部队的大院里。我们住的这个区域,属于某高炮部队,也就是我父亲所在的部队。我们同院子住的都是父亲的同事战友,其中有一个参谋,年纪轻轻就提了干部,是军区的先进典型,也就被领导看好是明日之星。这个情况让包括我父亲在内的人,都很羡慕,而这件事恰恰就发生在这个明日之星身上。

据大人们说,这个参谋在一次全团野外拉练之后,生了一次怪病,高烧了很多天,病好了之后,人就变得有些情绪不稳定,而且极为敏感,在工作上也不像以前那么有干劲。而此人一直和我父亲的关系不错,于是我的父亲也就时常去关心他。

有一天晚上,我的父亲去他的住所去聊天下棋(那时候非常流行下围棋),顺便关心一下他的状况。在下棋的时候,这个参谋表现的非常怪异……经常棋下着下着,就忽然浑身抖一下,然后就往桌子下面瞧。重复了几次这个行为之后,我父亲就奇怪的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养的狗老是在桌子下面踢他的脚丫子。他确实养了一只狗,但那只狗自始至终就没接近过他们这下棋的桌子,一直在门口趴着。我父亲就说狗没在桌子下面啊,那参谋也满脸不解的说是啊,但就是老是感觉到脚丫子被有毛的东西踢了一下。我父亲当时没再说什么,只是心想这人确实现在变得病态的敏感了。

当晚棋局结束,我父亲准备告辞离开。这个参谋的脸色忽然变得惨白,拉着我父亲再坐一会,吃点宵夜。我父亲虽然感到奇怪,但也就留下了。在他准备食物的时候,我父亲在客厅溜达,四处看看,结果他忽然发现参谋卧室的床上,被子是隆起来的,而从被子头那一段,似乎看得到一团长发……哇!原来这个明日之星是有女朋友的啊!我父亲立刻不大好意思的移开了目光,并坚决和参谋告了辞,不在打搅他们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夜过后,第二天就出了大事。

不知什么原因,这个参谋半夜到了团部大楼。取了自己的手枪,又从值班的军械干部那抢了3把手枪和若干子弹。而匪夷所思的是,他带着这些枪械回到了他自己家里,在家里开了数枪,几枪都开在柜子和墙上,打死了自己的狗,并打死打伤闻声而来的邻居三人,然后带着这些枪械离开了大院。

这一下就炸开锅了。第二天部队就展开了调查,并且联合公安机关进行围捕。可这个参谋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呢?由于我父亲是当晚最后见过他的人,也被询问了一翻。我父亲如实说了那晚所有的事情,并提出他自己的推断,是否是和女朋友吵架了?情绪不稳一时冲动,拿了枪回来威胁女友? 可奇怪的是,院子里并没有任何目击者见过参谋领陌生人进过他的住所。而且不光是当晚,是从来都没有领过陌生人来过。我父亲说不对啊,当晚他瞄到卧室床上是有个女人的啊,捂在被子里没见到脸而已。调查单位虽然没有任何有人来过的证据,但有我父亲的证言,也就开展了调查,可的确没有任何的 证据显示这个屋子有陌生女人来过。不光床上没有一根女人毛发,连厕所、洗手台和各处都没有陌生的指纹,这个说法也就被定性为我父亲看错了。当然,我父亲言之凿凿没有看错。

其他的目击者称,在第一次枪响之后,赶到现场附近的人,有听见参谋在门口高喊XXX滚开啊XXXXXX滚啊!然后看见参谋的狗在参谋身边向屋里狂叫,忽然发疯似地向屋子里冲进去,但随着枪响也传出了惨叫。不过据说看起来狗是在保护参谋而冲了进去,中弹应该也是意外,当然狗怎么死的并没有人去调查。

由于始终没有另一人在房内的线索和证据。听父亲说调查最后还是锁定在他本人精神忽然失常上面,部队联合公安进行了大面积的搜索。不过一直毫无结果。后来收到线索说,这个参谋带着枪械,一路设法从新疆跑到了福建厦门。由于对厦门的熟悉,我父亲被外派到厦门,联合当地公安进行搜捕。在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之后,也对厦门几座山进行了搜山,均无结果。于是我父亲就回到了部队,这个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关于当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参谋毫无来由的暴烈行为,似乎没有一个可以支撑的理由。只能以精神疾病为由了。而当晚参谋在惧怕什么,要用到枪械来抵御,加上我父亲似乎看到的那个被窝中的女人,让整件事都被渲染的神乎其神,似乎在部队这个绝对唯物主义的暴力机关中,有了不能解释的鬼神事件。

时过境迁,我们家大人们纷纷从部队转业,回到了厦门定居。当时已是九十年代中期,有一天,我父亲兴奋的回家,说当年那个持械窜逃的参谋找到了,我说在哪里找到的?父亲说在厦门的西山背面,几个迷路的游客发现了一棵树下坐着一具枯骨,身上的枪械一把不少都在。父亲老部队立刻派了人到厦门来接收,这些来的人都是父亲的老下属,就顺便看望了我父亲。父亲问他们具体情况,他们说这个参谋应该是在山上躲避追捕,但看到大面积的搜山,觉得穷途末路,就举枪自尽了,由于枪声在山里根本不明显,就没被发现,讽刺的是,到他尸体腐烂殆尽,搜捕的人也没有发现他。而在清点遗物的时候,发现他随身带了一些女性饰品,如金银发簪、梳子、宝石饰品等,经研判,都是古代女子的用品,应该都是文物。

虽然这个事情算是了结了。但是诡异的疑点并未解开,参谋发狂的原因,身上的这些文物,被窝里不存在的女人,下棋时不停的被踢……全都以参谋精神崩溃和视觉误差为结论。

而我,却认定参谋在那次大病前的野外拉练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导致后来这些事情。

(作者后记:这件事情过去许久了,父亲母亲偶尔还会提及,除了玩味事件中的诡异,就是感叹参谋断送生涯的可惜。另,西山这个地名似乎有误,但记忆中是这个地方,无奈,模糊了。感兴趣的可以加我的公众号: XSDYCH)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misslog.com)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研究星星二十年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既然出来卖,就要放得开。
最新跟贴(有 5,743 人参加, 跟帖 30 条)
  1. 啦啦

    那个参谋可能是拉练时捡到了那些不干净的文物

  2. 涅槃后成妖 涅槃后成妖

    好吧,请容我推测一下:参谋在生病之前,也就是那次野外拉练时,可能是因为外出解手(也可能是掉队了)无意中发现了一座古墓(就之后发现参谋的尸体而言,可能是西域古国某位贵族女子之墓,这其中最著名的可能就是楼兰古国了吧?),因为孤身一人,参谋没敢深入,但是误打误撞间发现一具木棺。参谋是谁?军区的先进典型和明日之星啊,也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默念了几遍毛主席语录,参谋昂首阔步靠了过去,走进一瞧,棺木却由两块掏空的树干制成,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棺盖被打开了小半边。“或许真有什么古文物呢?”参谋这样想着,在新疆呆了这么几年,总听当地老百姓说起,有时风沙过后,一些古尸暴露出来,偶尔还能在古尸身上发现一些金银饰品什么的,难道今天这事让自己碰上了?要知道那时候,刚提出改革开放,日子过得不算苦,但也绝对不富裕,参谋虽然是个军人,说到底也是因为年轻,思想觉悟还没有那么高,不过他自己是断不会承认的,“先看看有什么,万一真有什么文物我也是会上交国家的。”这样想着,他打开了棺盖,棺木中,一具女尸安详地沉睡,她“头戴尖顶毡帽,身裹毛线毡毯,脚穿补过的皮靴。外露的面容可以看出年龄比较年轻,脸庞姣小,鼻子高高,大大的双眼,长长的眼睫毛,历历可数,浓密的金发,略呈卷曲,散垂在肩后。毡帽的尖顶两旁,插着色彩斑斓的翎羽,帽边饰红色彩绒。颈部围着毛茸茸的皮裘,既美观又保暖。仿佛和现今的塔吉克族少女相类似。”(详见百度搜索“楼兰女尸”)再一细看,却发现在女尸的手边,放着一些金银发簪、梳子、宝石饰品等陪葬品,也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这些饰品早已不再光彩熠熠,但若稍加擦拭打磨,相信定会重现光辉。此时的参谋也顾不得许多了,胡乱抓了一把就往衣服里塞。毕竟单身一人在这漆黑阴森的古墓中面对一具古尸,说不害怕是假的。参谋一心想着出去后该如何处理这些宝贝,却没有注意到女尸那长长的眼睫毛,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下。····太长了,后面的我也懒得细写了,想来大家也是可以自己脑补了吧?女尸因为参谋把她的东西拿走了,就跟着他到了部队,部队毕竟男人多,阳气重,她也害不了参谋什么,只能吓吓他,让他生场病,时不时的弄个什么声响出来,而参谋自己呢,也是心虚,自然疑神疑鬼,神经脆弱不少。作者父亲和参谋下棋那天,也就是女尸在桌子底下,不时用自己的围脖呀,头发呀,蹭蹭参谋的腿,毕竟大的动作她也不能做是吧。而参谋也是心大,还以为是自己的狗呢,直到作者父亲要走,参谋这才突然想起自己之前见到的女尸的形象,脸刷的就白了,之后也是被吓傻了,以为用枪能打死“鬼”呢。最后参谋自杀也不仅仅是因为被搜山围捕,也是被女尸逼得走投无路吧。所以说,人呐,莫贪不义之财,洁身自好的好啊。

    • Stella Wang

      感觉你猜测的比讲故事更加生动啊~~ 哈哈

      • 涅槃后成妖 涅槃后成妖

        呵呵,猜测本来就是在讲故事,真实的事情往往没有故事那样引人入胜的情节,所以才真实呀

        • 小佛祖

          你挺会写的

          • 涅槃后成妖

            一通瞎写么,谁都会的,嘿嘿

        • 吧啦

          写的跟真的一样

          • 涅槃后成妖 涅槃后成妖

            哈?是在夸我写得好么?呵呵,谢谢

    • 研究星星二十年 研究星星二十年

      你的脑洞开的很好!如果能就此润色一个更有细节的故事,应该很好看。

      • 涅槃后成妖

        嘿嘿,谢谢,就是随便写写。还有正想给你留言呢,我昨天看你的帖子遇到奇怪的事了,我记得我下班前阅读的一篇(名字忘记了)也就是第二段还是第三段的开头吧,你写的是庆幸自己公司所在的楼是新建的(意思就是这篇文章写的别人的事情是发生在办公楼里的),因为临近下班所以我就没来得及细看,文章也没看完,但是现在找不到了,你的帖子我都看完了,也没有发现这句话,前面看了的我又都重新找了下,也再没发现。难道我记错了?不是从你的文章里看的?不可能啊

        • 研究星星二十年 研究星星二十年

          问题来了,我也记得我写过这句话,但也想不起来再哪篇里,刚找了一下,也没找到。

        • 研究星星二十年 研究星星二十年

          找到了找到了!实在真实经历之9,楼道怨女里,但不是在正文,而是在下面留言回复里,难怪都找不到。

          • 涅槃后成妖 涅槃后成妖

            感谢大佬!不然我还以为自己又遇到啥了呢。只是好奇怪哦,人的记忆果然靠不住,印象里就是在正文里看到的,莫名其妙呀~

    • 研究星星二十年 研究星星二十年

      你描述的古尸细节,是大名鼎鼎的小河公主吗?

      • 涅槃后成妖

        百度里搜的,嘿嘿

  3. 惊惊怕怕

    参谋不可能无缘无故突然发癫发狂暴走,唯一的解释就是参谋中邪了;他看见令他恐惧的脏东西(他被鬼魂纠缠)可能部队去野外演习他无意中去荒野树林草丛里屙尿(屎)意外发现一个古墓,惊喜万分的他心里暗暗记下这个古墓所在地点,当时他心想如果自己告诉国家文物局那么除了得一些嘉奖之外什么都得不到(每个人都有私心),所以部队演习回去以后他自己思考几天决定自己单干(独吞)这笔财富(神不知鬼不觉),只是这个参谋是个门外汉什么都不懂(连鬼吹灯及盗墓笔记都没看过)就财迷心窍的胡乱进去古墓里面盗窃古女尸的手镯、头簪、戒指、项链等物品,(你胡乱进去在古墓阴暗角落里被鬼魂上身都不懂就带回家)一般情况下要携带足很多必备东西如蜡烛、火把(或手电筒)防毒面具黑狗血、防蛇毒药、童男尿、糯米、浸泡过黑狗血的红绳子…最好有一个会法术的道士陪同(因为他独自一人进去古墓里面)刚进去古墓里面首先必须点一个蜡烛,如果蜡烛总是灭表示里面氧气不足或鬼魂干扰警示;立马撤退出来不易强攻,但是参谋当时兴奋过度财迷心窍什么都不懂就胡乱窗进去黑暗中…这个鬼魂被封印在棺材里被参谋无意毁坏封印住的符纸…鬼魂放出来看见参谋正在偷她的东西自然生气…等到参谋拿到财物立马上身附体跟着参谋回家…并且回到家以后只有参谋自己看见,别人看不见,所以他发癫发狂别人只当他疯了……

    • 小佛祖

      嗯 你会写

    • 研究星星二十年 研究星星二十年

      你和上一位都很厉害。佩服

  4. 大力哥

    参谋八字不硬啊,想当初破四旧的时候,那么多的坟地被挖了,怎么没找呢

    • 研究星星二十年 研究星星二十年

      破四旧的时候,把东西拿回家的事情比较少。

  5. 老温

    感谢作者,这是真实的灵异事件。叙述也主次分明,有条有理。赞一个!

    • 研究星星二十年 研究星星二十年

      客气,感谢支持

  6. Umi

    看了上面的言论,估计参谋拿了文物,是不敢说出去自己遇到的怪事,应该是因为当时破四旧,如果说出去了,那些文物会没收吧,而且参谋收藏文物,算罪吗?会把自己的前途断送吗?

  7. 朵朵

    绝对是中了邪了

  8. 春落花多少

    你们可以搜搜冯冯居士,里面有一个讲古墓不能去的,故事,冯冯居士据说有天眼通,是观音菩萨加持的。

  9. 春落花多少

    冯冯居士:古代陵墓的诅咒

    2008/10/24 热度:17400

    古代陵墓的诅咒

    冯冯居士著

    去去来来 ../.. 誊录

    温哥华的夏夜,九点半钟才日落,十点钟天色仍未黑,天边余晖,绚烂多姿,我喜欢趁此一段清凉薄暮时光,在后花园多做些工。 一九八四年六月十九日夜,我仍在后园做工及运动,楼上的电话响了。意识到好像有些什么紧急重要的事,慌忙飞奔上楼去接听。 原来是冯公夏伯伯打来的。

    “培德,”冯伯伯说:“香港叶文意居士刚才打长途电话来,有人托她打来的,有些事情要问你,请你帮帮忙。”

    叶文意居士是香港著名的佛学学者之一,在香港电台上讲“空中结缘”佛经故事及于中文大学讲佛学,她年初来过加拿大,应冯伯伯之邀,在世界佛教会佛恩寺讲佛学。曾经与我约定见面,因临时有事,未能如约来舍下赐教,缘悭一面。我久仰叶居士,也拜读过她的大作《佛学十八讲》,叶居士后来托人带来一张她侄儿的照片,叫我一观病情及病因。因此彼此算是认识的。叶居士既受友人之托,打长途电话来问我,我素知以叶居士这样严肃有成就的佛学学者,必然是经过慎重考虑才会受托的,断不会是一般人的好奇。

    “是什么事呢?只要我能力所及,我一定效劳。”

    冯伯伯说:“叶居士说,香港有一家朋友的儿子失踪了,他们到处找寻不见,报警,警署也找不到,父母焦急得很,他们闻说你的名字,他们在无法可想之余,就求叶居士打电话来试问一下,请你帮忙看看,找得到找不到?”

    不错,前几年曾经有人从遥远的纽约打长途电话来叫我试找失踪人士,我当夜幸不辱命,指出失踪者在纽泽西某处。警方与有关人士姑且一试,果然在该处找到失踪者,此事有很多人知道,与找到失踪的钻石耳环案,同样为友人们时常称道。在我认为,那都只不过是得到佛菩萨指示叫我偶然看见,并非我真有什么奇能。我至今仍不习惯于为人找寻失物失人,自问也无此本领。虽有另外数次幸而言中的实验,也不敢自诩有何把握。

    因此我感到此次事件的困难。

    “这就难了,”我说:“香港有五百万人,地方那么辽阔,连警方都找不到,叫我远在加拿大怎么会找得到呢?何况我又不认识失踪者,根本不知道是谁。这与纽约案完全不同,纽约案最少是我从前见过那人呀!这一次我真是毫无灵感了。”

    冯伯伯说:“叶文意不会随随便便代别人来问你的,情形是相当严重,那家人着急得很痛苦,叶文意很同情他们,才来试问你的,你就勉为其难吧,如果帮得到这家人,也是我们佛弟子应做的事。”

    “好吧!伯爷,我姑且试试看,但是,你最少得告诉我,他家的姓名和地址呀!否则茫茫人海,我向何处去找?”

    “我忘记问地址,”冯伯伯说:“让我立即打长途电话到香港去问叶文意,一有回音,我再打电话告诉你。”

    十五分钟以后,冯伯伯再打电话来,告诉我,叶居士已答复了有关失踪者的姓名及住址,及其父母姓名。

    “培德,”冯伯伯说:“你试试看看,能不能帮他们找到失踪的儿子?”

    “我姑妄一试吧!”我在电话上对冯伯伯说:“我现在闭上眼睛了,我看见尖沙嘴海边,我看见更多的海边,我看见一个大约二十三、四岁的男子,长得很漂亮,头发很黑,后面发尾很长,戴眼镜,身穿薄薄花格恤衫牛仔裤,不知是不是他。”

    “年龄就很接近了,”冯伯伯说:“你还看见他在什么地方,做什么?”

    “我看见这个高大青年在海边一边行走一边哭泣,眼望海心轮船灯光,我看见他有自杀念头!”

    “你看见他在海水当中抑或海边?”

    “在海边,不是海心,不过,凶多吉少!虽然我仍未见到他跳海,但是我见到他在三五日之后……或者是六七日后……”

    我见到的是青年的尸体浮起被人发现报案,但是我不敢直说。

    “说呀”,冯伯伯很着急:“你见到他三五日之后怎样?”

    “伯爷,你只可这样婉转告诉香港,”我不敢直答:“就说,我说了三五天,最多不过六七日,会重新出现,生死就不必问了。”

    “我就照你话回复叶文意转告他家。”

    “我但愿我真正帮得到他,”我说:“真抱歉,难见得到也帮不了他;我但愿他好像多伦多一案那样就好了。”

    “多伦多什么案?”

    “多伦多有人打长途电话来,说她的弟弟失踪了,叫我找,那一个青年留下了类似遗书的英文信,离家出走,做姐姐的急坏了,打电话来托我找,我告诉她,弟弟出走以后,在湖边荡来荡去,终于取消自杀之念,转去看一个朋友,不久就回家的,大约同一天下午就会回家,你们出去找他,他已经在回家途中了。”

    “后来呢?”

    “后来他们出去找,找不到,回家,果然弟弟已经回来了。我希望香港这一家人的儿子也能这样醒悟,但是,看来是兄多吉少,我但愿我看错了。”

    “叫他家里补寄一张相片过来,你看看是不是他,好不好?”

    “也好。”

    某家父母寄来照片,是用双挂号专送快邮寄的,过份的慎重,反而耽误了时间,寄到以后,已经是四天以后了。 那时冯伯伯因事飞到洛杉矶,临行时命我暂时代理他在世界佛教会的会长主礼拜佛的职务及讲佛学。 我看了某氏儿子照片,证实了是我当晚所见之青年,我立即以专送航信回复,并劝他父母:“不可太悲痛,务必节哀顺变!”我并指出他家不幸的原因何在,素封之家,为何年来迭出祸事? 我看见这位不幸的青年,中了古墓之邪。我看见他脑神经内已被古墓的一种过滤性细菌所侵蚀,以致把一个本来活泼乐观的大好青年引向自杀之途!

    我看见的古墓,是一座极具宏伟的帝王陵墓,夹道石人石马石象,十分魁宏,陵墓内有数千陪葬殉葬的奴隶奴婢,还有数千石俑,那位帝王极其威严,令人不寒而栗,不敢迫视,对于陵墓被发掘及开放,他显然十分震怒!

    我看见香港这某氏一家曾经参观这处帝王古墓及其出土的古物,我看见他们曾进入陵穴徘徊参观,我看见墓室内的千年尸毒细菌侵入某氏家人。数千年的封墓符咒威力发动,犯之者则不吉。 我写信回复某氏,在信中提及我所见,我本来不知道他们去参观陵墓,没有人告诉我。我也从未见过这一家人,对他们一无所知,可是我这一次看见了他们旅游的情形。我说我看见很干旱的黄土原野。好象是中原或西北,我不能确定地点,因为我未去过大陆,不熟悉。 我同时说,我很抱歉我无能力帮助他们,我为他们感到难过,对于那样威猛恐怖的古代帝陵的封墓符咒威力,我毫无破法之能,也不敢撄其盛怒,我说,若要解免这种符咒魔力对其家人的未来威胁,唯一的途径,乃是祈求佛菩萨加被,尤其是须祈求韦陀菩萨保护,只有韦陀菩萨可破魔力,我劝他家在家供奉一尊韦陀菩萨,因韦陀菩萨是降魔最威灵的。

    某氏一家的悲惨遭遇,上周已由香港电话完全证实了。在过去这一两年来,还有几件类似都发生在旅游之后,他家的悲惨,我不愿多提,本来也不应提此事,但是,为了警告其它旅游者,免得再有人误触古墓符咒受害,我不得不提出某氏家的这一件儿子失踪惨案,希望某氏一家及叶居士原谅我。 但愿提供前车之鉴,让世人得知警惕,勿陷覆辙,如果能有助世人避免灾祸,某氏父母失子之痛重提的再痛,也就不是毫无意义的了!

    或者有人仍不信邪,或者有人仍自以为很有科学头脑,不信有鬼邪,不信有符咒魔法,指称这些都是迷信。

    我们不妨看看几件事实:

    埃及十九岁法老吐突的陵墓被考古家率领数千劳工发掘,掘出了金棺,木乃伊和许多金银珠宝等古物,运往各国展览。根据一本专门研究的报导,当年参与掘墓的工人,大部份都死于非命,那些考古家数十人,先后都死于横祸,或死于车祸,或死于空难、海难、恶疾、癌症、自杀,或被人谋杀,或死于疯狂,无一善终。这本着作《吐突王的咒诅》(The Curses of King Tut)列举事实统计,并非虚构。 埃及金字塔及古墓中,均有古代符咒护陵,不容侵犯,中国古代的帝王陵墓构筑宏伟,不亚于埃及金字塔,亦有符咒附箓以防被侵入,任何人发掘它或进入,就很可能触犯了它的符咒禁制,因而中了邪。 符咒是一种超自然力量,至今仍不甚明白其发生作用的所以然。但是符咒确有它的力量,不容忽视。当然,符咒有真有伪,今世江湖符咒未必都是真品,茅山法也有真有假。往往真伪难分,辰州排教符咒也有真伪之分,我们很难判别。但是,古代帝王陵墓之符咒,都是真正的魔法,往往是使用剧毒的药品药水或最厉害的细菌来书写或涂在墓壁内的,如果你了解这一点,或者就不会再轻视古代的符咒。

    我所能见到的那座帝王古墓,就是墙壁上、门上、框上、柱上、实物上、器皿上、石廓上……无不曾经施有各种厉害的符咒!其中有些是剧毒的毒药毒水药油,有些是最厉害的过滤性细菌(Virus)!

    毒药的化学毒素会逸出弥漫于墓穴内的空气之中,多数是神经性的毒气,极微量的吸入也会引致脑神经的中毒,渐渐变成疯狂!

    如果说这些毒素经过三千年已经逐渐消失殆尽,那么,那些过滤性细菌却是永不会死亡的。

    去年英伦发现了一处地下古墓,是两千多年的,科学家采集古墓内标本研究,发现了两千多年前的细菌仍然生存着,也仍然在分裂繁殖,一遇到“寄体”,立即就活跃了起来,这件新闻,曾经由路透社向世界报导,英国电视播映现场实况,引起全球科学界的惊诧。

    两千多年前的细菌仍然生存不死!这是科学的新发现,并非迷信!

    事实上,细菌自身是永不会死的,除非受到抗生素或药品杀死。否则,它们永远在不断地分裂下去,从一个单细胞分裂为二,二为四,四为十六……细菌是不会自己老死的。

    秦始皇陵、武则天陵等等,都有封墓符咒,帝王之墓,怎会毫无护墓禁制?三千年或两千年的毒菌,依然生存,参观者眼睛看不见而已。一般表面的消毒,是否能杀死那些有毒的过滤性细菌?当前医学如此发达,也毫无良方可杀死“先天免疫力失效症”(Aids)的病原过滤性细菌。

    最近法国科学家发现“先天免疫力失效症”(又名‘爱得死’)的病因原菌,美国科学界亦随之宣布相同的发现,分别在电视上宣布佳讯,放映高倍电子显微镜放大的‘爱得死’ 过滤性细菌,是形状似栗子的圆形细菌,细小到难以发现,须百万倍放大才看得见,它能进入人体细胞膜的微细孔穴,它是无形的。来源仍不明。有些科学家说‘爱得死’病原菌来自非洲埃及,这话真有些意思,联合国卫生署档案记载着埃及与索玛利亚一带,一向有类如‘爱得死’的神秘死亡症,现在使欧美人士谈虎色变的‘爱得死’神秘绝症,据说大部份的死者是同性恋者,一部分是海地来美的移民,一部分是一般家庭的主妇及小孩,医学界至今仍无良药对抗‘爱得死’ 病原细菌。 举一知百,既然‘爱得死’ 病菌如此厉害,何况是帝王古墓内的护陵毒菌呢?那些过滤性细菌更细小更不可观察得到。谁要是入墓内参观,说不定就触上霉头了,那就看各人的运气了。

    撇开护陵符咒不谈,因为也许你仍不信确有符咒,那么,我告诉你有关越南与广西流行的一种“蛊毒”。

    越南与广西南部龙州一带,有些女巫善于施蛊,称之为“鸡蛊”。其法以活鸡公母合一对,活生生置于瓷罐内,密封,施以符咒。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两鸡已死,腐化成汁,再久后,成为干粉,女巫取出此种蛊粉,只须略施少许人身上,或令之呼吸吸入,或置于食物内,那人不久就会内脏腐烂而死。

    传说越南多美女,越女多情,往昔往往有华人或他国男子去越南与越女婚配或相恋,临别时,越女恐良人一去不返,就在他身上施了鸡蛊,声明若不依时归来取解药,就会全身腐烂而死。

    当然不是每一个越女或桂女都会施蛊,懂得此道的女子毕竟很少很少。

    鸡蛊却是真有其事的妖法,拆穿了无他,只不过是“细菌战术”而已。今世的“生化法”战术,也就是化学战,细菌战、放射战,其实古人早已懂得这些战术。

    桂越女懂得运用鸡蛊,即是鸡尸兹养而培养出来的尸毒病菌,古人为什么不懂得运用更厉害的细菌作战?

    古代战争有所谓的“斗法”,狗头军师对敌阵施放瘟疫,不就是释放细菌战争吗?蚩尤善放大雾,不就是化学战吗?人造烟雾,用干冰就得啦,烧烧垃圾堆也可以制造烟雾呀,别小看了古人的智能,古人知道运用细菌制造酱油,做馒头,走豆腐乳,臭豆腐,做醋……你以为古人不知道有细菌么?

    古人既善用细菌制造食品,自然也深知细菌的毒害,那些专家运用剧毒的细菌来做符咒,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无足为奇的。

    佛教经论中,有关细菌的作用,散见于很多典籍,都说人死后被细小的“虫”所吃光而腐化,经论中称为“虫”,当今称为“细菌”, 名虽不同,实为一物,古代佛典都已明示细菌腐蚀之理,我们怎可说只有现代人才知道细菌?

    古代巫师很多都懂得如何使用细菌来制造疫病或灾祸,而诈托符咒之一,符咒另有其它成份,其效力不在本文讨论之列,本文只指出有一些符咒与符箓是运用细菌或毒药来施法的。

    纵然封墓护陵的符咒仍不使你信服,至少你应该知道尸毒吧?古墓的尸体被细菌腐蚀以后,发生多少尸毒?残骸中的无数细菌,弥漫散布在墓穴之内空气之中,岂是肉眼所能见?进入古墓参观的人,中了尸毒细菌也还不知呢!这些各式各样的细菌,入侵了人身各部门,侵蚀了脑神经,人就慢慢得病,至于精神失常,至于死亡,至于自杀……无所不有。

    实在说,所谓中了邪,多半就是中了毒或中了过滤性细菌,可惜世人不知,从不信有邪,有人以考古学的精神去发掘古代陵墓,却不知道开放了毒菌出来为害,害人害己!一般人只为好奇或艳羡,争着赶去参观古代陵墓和出土文物,实乃无知之至!愚不可及!固然未必每一个参观者都会着邪,但是,谁又敢担保一定不会中了菌毒?谁敢拍胸脯担保?细菌是肉眼看得见的吗?

    对于细菌学无甚知识的人,总以为一讲古墓的咒诅就是迷信,其实,古墓的咒诅不是迷信!上文已经分析得很明白,信与不信,都由得你。

    以前我曾报导过千年木乃伊身体仍有电流(在《内明》刊出《木乃伊之电》),说明了人死后的能量不灭现象,有关死者的灵能问题,也不能在本文内详论,只可简略言之。上面所提的帝王之灵,就是一个实例,他的灵能未灭,仍然挟着凶残威猛的个性,他的电子仍然存在于古墓之内,相聚成形,蕴藏着核爆力量,发射有害的辐射能,误触之者则得灾祸,或病或死。这种无理智的“识”能,不是人间的任何巫师或道法所能屈服的,什么茅山法,什么天师法,青城剑仙,都不是他的对手。切勿轻信江湖术士夸大宣传,以为普普通通的符咒就可以制服古代陵墓之灵,除非你能找到一种可以化解辐射的方法,你用什么解禳法都等于零。

    只有韦陀菩萨及其它具有降魔大神通的菩萨,以其更高超的辐射能,才可以压倒那些邪恶的灵能,或者请得地藏王菩萨以其无比伟大的灵能来超度那些凶暴的亡灵,那才是办法。

    无论如何,从这许多件事实的教训来看,任何人实不宜冒险去参观什么古代陵墓,就算你不怕鬼不信邪,最少也须妨着细菌! 本来,尊敬亡魂,不犯其居,这是人人应有的态度,佛教主张荼毘火葬,这是很合卫生的,不会留下细菌作害。 活人也不会喜欢成日都有成千成万的游客来侵扰居处的安宁呀!怎么能怪古代陵墓的亡魂震怒于观光客的侵扰? 参观古代陵墓,纵然心怀敬仰,也难免侵扰死者的安宁。是不是?好比现代的著名歌星,到处有成群的歌迷跟踪崇拜,虽然歌星心亦欢喜之,也不免感到被骚扰的不快,有些被扰得大发脾气而骂人揍打观众,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成千上万的游客上你家来看你怎么睡觉,你可乐意? 人同此心,幽冥相同,古代陵墓中的死者,并非已经灵能全泯,怎能忍受游客的骚扰?幽灵发恶,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有人问,那么多人去参观古墓了,怎么都不见中邪了呢? 我反问几句:“这些参观者中有没有中邪,你有统计吗?他们谁中了邪,谁着了魔,谁着了细菌,都能自知吗?也都会来向你报告么? 有许多人着了道儿,尚不自知啊!

    总而言之,我们应该首先尊敬他人,不论是对活人死者,都一样尊敬,不可侵扰其私人安宁。这是做人起码的规矩。 死者入土为安,不应该受到什么考古研究美其名的侵扰发掘出土,更不应当当作艺术品来陈列展览,埃及也好,中国也罢,都应该尊重死者安宁与自由,不应予以侵扰发掘的。

    已经证实了香港某氏世家的不幸悲剧,应是前车之鉴,但愿世人醒悟,勿再于旅游时去参观古墓,以避免古墓的咒诅。

    香港某氏世家,当你们身为父母者,可能看见此篇拙文,必定会触动您们失子的悲痛,但是,希望你们了解,这篇文字,引用你们失子之痛来警惕世人勿近古墓以免受害,这样来说,也是对于你们的儿子一种有意义的纪念罢。你们问过我,你们做了什么孽?致遭此报?我曾经回答你们,这不是你们做了什么孽,只是不慎,我在信上奉劝你们今后多布施救穷苦他人的命,救他人的病,为你们多种善因,善心能感动鬼神,相信今后你们也就安泰的。多行善举,纵有积孽,也可化解的,让我们人人都学习佛陀所教的慈悲吧! 华严经十回向品说:“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这是对于我写本文的启示动机,并非为了要夸言什么超能天眼,更非故意以触他人的痛苦作题材。  

  10. 春落花多少

    冯冯居士还有其他故事,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他不是神棍,是一个学佛的居士,有天眼通,

    • 研究星星二十年 研究星星二十年

      天眼通不是赌圣的绝招么?

      • 春落花多少

        讨论这个没什么意思,好像我要骗钱似的,冯冯居士已经圆寂,不是为了神化谁,信不信你们随便,

        • 研究星星二十年 研究星星二十年

          哦,你太敏感了,我纯粹是随口一问。您随便,谢谢。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